第一商用車網

第一商用車網>>卡車頻道>>公路物流>>物流價格戰
熱門關鍵詞:商用車 卡車 客車 物流 快遞 

物流價格戰

時間:2020/4/5 17:01:38來源:物流沙龍作者:小周伯通責編:李秀芝共:3172 字點擊量


3月份,物流行業市場競爭越發越激烈,“價格戰”正悄然打響。據羅戈網觀察,無論是從快遞(0-30KG)、小零擔(30-500KG)還是大零擔(500KG-3T)市場價格都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近日獲悉,順心捷達宣布電商產品全面升級,拋比低至1:10000 ,價格低至2折。不久前,三志物流更是宣布從3月23日起,針對徐州——沈陽/長春/哈爾濱這三條線路1000KG以下的純重貨零擔,以及成都——沈陽單票200KG以下貨物實行免費運輸,截止時間待定。 此消息一出,立即成為業內熱論的話題。


其實早在3月初,安能瞄準800—3000kg公斤段全新上線的大票零擔產品就打出犀利價格:“運費1噸比專線便宜100元”。同時,針對網點實施“操作費,場地費、提貨費全免”的政策,鼓勵加盟商低價攬貨。3月順豐也發布最新大票零擔產品,主要覆蓋B端單票500kg-3000kg的貨,運費低至每公斤0.6元。


價格戰.jpg

此前在2月份,物流沙龍也觀察到(具體請看文章:《抗疫沒復工,價格戰就來了,物流價格還有救嗎?》),為加快復工進度以及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中通快運、安能物流、百世快運、壹米滴答等零擔快運企業已經開始實施降價措施。


比如中通快運對全網中轉費(轉運費+操作費)按原價7折進行收取,執行時間從18日-29日;18日安能物流和百世快運紛紛宣布,從2月19日到2月29日,安能物流全國中轉費按照分撥基準實現7折優惠,百世快運則在全網收貨價上實行7折優惠;壹米滴答更是祭出省內7折、省際6折的巨大優惠;韻達快運打出全網中轉費5折優惠,截止時間直接到國家高速公路通行費結束免費。


對于網絡型快運企業來說,在這個非常時期,快速恢復全國性的物流能力,是非常關鍵的。打出優惠政策一方面可以刺激前端加盟網點攬貨,加快復工進度,讓網絡快速運轉起來。另一方面面臨整個貨源在減少,“價格戰”的方式可以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原因在于由于貨量減少,目前企業的有一些運營線路其實是比較充裕的,“價格戰”可以擴大單量,形成規模效應,從而把成本控制得更低。


非常時期下,網絡型零擔快運巨頭通過“價格戰”大舉挺進大票零擔市場,對于專線企業的生存必將大受考驗。一個層面是更低的價格,雖然這個方法不是持久的,但已經起到打開市場的目的;另一個層面則是網絡型快運公司可以實現點發全國,結合更強的時效性和信息化能力,優勢就更加明顯。


那么,面對這場“價格戰”,專線企業又如何應對?


龔氏物流:從2020年3月24日至2020年4月10日,廣州至福建線路啟動降價策略。其中,福州重貨只收250元一噸,輕貨一方60元,福州地區中轉一噸加80元,一立方加30元;莆田重貨每噸260,一立方70元;泉州和晉江地區,每噸220元,每立方55元,中轉城市每噸加100元,每立方加35元,廈門每噸200元,每立方50元。


可通物流:3月23日期,廣州、東莞兩地至南京的收貨價格降至重貨240元/噸、泡貨60元/方。據了解,目前市場里廣州至南京的重貨價格大概在350-380左右,而泡貨的市場收貨價則是90元/方。


這其實也只是物流市場的“冰山一角”。在未來的幾個月里,也許跟進的企業會越來越多,物流各細分領域競爭越來越激烈。目前“價格戰”已經打響,降價不是“活著”的辦法,關鍵還是要回歸到成本和服務。


同樣,通過“價格戰”去搶占市場份額,也發生在快遞行業。


受春節和疫情影響,在國家郵政局公布的《2020年2月郵政行業運行情況》顯示,1-2月,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65.5億件,同比下降10.1%;業務收入累計完成864.9億元,同比下降8.7%。


而從日前順豐、韻達、圓通和申通四家上市企業公布的2月份經營數據來看,除順豐外,韻達、圓通、申通三家加盟制快遞企業受復工時間延遲以及春節假期影響在營收和業務量方面均出現下降。而單票價格方面四家上市的物流企業的均出現了下滑,下降幅度都超過15%。


物流沙龍.jpg

據“驛站”爆料,從3月中旬開始,有快遞公司在義烏打出了“8毛起”發全國的市場最低價,以迅速擴大市場份額。除此之外,已有兩家快遞已經開始跟進政策,打出了“9毛起”的應對底價。


甚至某快遞公司網點老板在朋友圈發出“發快遞免費”的通知:只要自己能分揀打包的,直接送到中轉站即可免費發貨。


聲明.jpg

此外,隨著極兔速遞以及眾郵快遞入局,市場競爭進一步加劇,這些種種都可以看出:新一輪的快遞價格戰或許已經打響,特別在電商市場。


當然,換個角度去看,最后快遞企業的競爭優勢是有多少利潤空間可以給到網點,從上面的成本分析可以看到中通、韻達目前在成本端的控制上還是有一定的優勢。一方面這幾年通過調整自有車輛的比例、系統優化運營、優化整合運輸路由等方式逐步降低運輸成本;另一方面隨著經濟的發展,類似于分撥中心以及倉儲這些土地資源成本上升較快,由于前期有對固定資產的大量投入,整體分攤下來的成本相對會更少一些。


很多人也表示疑惑:快遞和零擔行業其實利潤率都不高,而且大部分零擔企業都沒有實現盈利,為何這些企業還發起“價格戰”,這個動作的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當然離不開市場競爭、成本兩大方面。


首先是市場競爭。2020年,對于快遞、快運行業而言,很可能就是“洗牌”的一年。市場占有率較高的一線快遞、快運企業,正在發力謀求更大的市場份額。


疫情期間,由于制造業不能大規模復產,以B端為主的物流企業將面臨巨大的考驗,沒貨可運成為了2-3月份的常態。


單量的下降,使得原本以“規模效應”創造利潤的大部分快遞、零擔快運企業分撥中心及分揀設備、干線運輸處于“不飽滿”的狀態,單票成本在進一步上升。


就拿快遞行業來說,快遞企業如果不想被拋開距離目前最有效的方法是通過下降單票價格去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畢竟,對于這些日均單量都已經超過1000萬件的一線快遞企業而言,單量已經超過規模效益門檻,隨著單量越高成本遞減效應就越明顯。


看似目前一線快遞無論從單量、收入數據還是創造盈利能力的情況來看都已具備足夠競爭力,感覺已經很難被取代。但從未來的趨勢來看,中國快遞目前的龍頭競爭,未來仍然存在淘汰或被整合的可能。這背后歸根結底還是要回歸到市場(規模)去看待這個問題,畢竟保持業務量、營收、利潤穩定增長都與單量息息相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從去年初期,無論是順豐還是“通達系”等快遞企業都希望新的措施去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


零擔快運行業同樣也不例外,在目前的競爭環境下,即使安能物流、百世快運這樣的市場占有率前二(快運領域)企業,也是絲毫不能放松,畢竟壹米滴答、順豐快運等零擔快運企業正表現出強大的發展勢頭。一方面是市場占有率較高的一線快運企業,正在發力謀求更大的市場份額,另一方面是持續的融資以及背后的“大集團企業資金支撐”都會使得快運行業加速洗牌。


比如,壹米滴答2月獲得10億元D+輪融資,成立4年多就完成了8輪數十億元的融資,發展勢頭迅猛。并在2019年并購了優速快遞,“壹米滴答+優速”雙方正通過資源互補共享圍繞零擔、大包裹、電商件等服務發力。順豐快運2019年全年營收達到126.59億元,同比增長57.16%,持續保持高速增長速度。2月還獲得3億美元可轉債融資,目前的估值已經達到200億元人民幣。


其次是成本。一方面是此次高速公路通行費減免以及油費下降對企業帶來成本的下降,無論是快遞還是快運等物流企業,預計此次會對幫助企業的運輸成本下降10%-15%不等。另一方面則是前面提到的“規模效應”,“價格戰”可以擴大單量,形成規模效應,從而把成本控制得更低,結合更強的信息化能力,優勢就更明顯。


總的來看,在2020年的經濟大環境下,物流各細分領域競爭越來越激烈。價格戰的背后實質是一場效率戰、成本戰,只有在不斷通過模式、機制創新、提升信息化能力等方式把效率和成本進行優化之后,才能擁有自己定價的能力并獲得可持續的發展。


新聞排行
微信掃一掃

官 微

卡友會

天津快乐十分平台出租